服务热线:025-85638862 添加到收藏夹 | 联系我们 | 会员中心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志愿者风采 > 文学新篇 > 正文

母亲的粽子

时间:2014-6-17 0:14:53   来源:   作者:练世平  阅读: 11
       

今年的端午节儿童节紧连在一起,让我在怀念童年的时候,自然想到了母亲的粽子。

母亲是个很传统又很能干的女人,烧茶做饭缝补浆裳,样样都让人称赞不已,尤其让她引为自豪的是能包得一手漂亮的粽子。

母亲包的粽子不仅外形很好看,而且肉质很紧。包好后,用大火煮开,然后用小煤炉的微火慢慢煨一夜,第二天早晨开锅的时候,屋里屋外都是粽子的香味。母亲先在每个孩子的小碗中,倒一点舅舅从天津寄来的平时都舍不得吃的白绵糖,然后在一片欢呼声中,母亲从锅里拎了几串滚热的粽子上桌。大家抢着用剪刀剪断系扎粽子的绳子,把粽叶剥开,用筷子插进粽子,拿在手中仿佛拿着一个重重的榔头。然后在各自的小碗中沾一下糖,放在嘴上狠狠地咬一口,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。

因为母亲的粽子包得好,周围的邻居都来向母亲学。母亲从不保守,总是手把手教她们。我们般过几次家,每一处都有好多人跟母亲学包粽子。母亲总结她的经验说,关键是要扎紧,好看不好看倒没关系。我记得母亲最早扎粽子时用的是草绳,后来草绳难得,就改用细麻绳, 最后用的是棉线搓的绳。当用粽叶把米裹好后,母亲就用牙齿咬住线绳的一端,在粽子外面绕上圈,用手拉住线的另一端,用力拉紧,又绕一圈后再拉,确认粽子在牙齿和手的较力中已经被扎紧后,就捏住粽子穿插着打结,这样一个粽子就算成功了。邻居们夸奖母亲的粽子很有咬劲,就是吃到最后一口也不会从筷子上掉下,不像店里卖的,插上筷子刚刚要吃就散了。

最后一次搬家是因为拆迁。我们住进了自己租的过度房。临近端午节的时候,有一天,母亲忽然从外面拎了一袋粽子回来。我吃了一惊,因为我们家从没买过粽子。母亲告诉我,她的牙齿松了,已经包不了粽子,包粽子要牙齿好才行。我一阵心悸,猛然间感到母亲衰老了。岁月的侵蚀,让母亲对自己喜爱的事越来越力不从心了。我只好笑着安慰母亲说,反正粽子到处有的卖,不愁吃不到粽子。母亲笑着同意。但我内心里还是很失落,母亲的粽子从此是我永久的回忆。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太在乎吃什么的人,我怀念的也许是母亲包粽子时那段快乐的岁月。

(责任编辑:火凤凰)

    上一篇:没有资料
    下一篇: 在爱的天平上
    推荐内容
    发表评论